“油渣儿”那个香

◆何龙飞

儿时的油渣儿那个香,格外安逸、诱人,简直不摆了。

那时的生活十分艰苦,我家主要是吃杂粮,辅以大米苦熬着,打牙祭更是少之又少,半月乃至一个月一次是常事。

“再苦不能苦了孩子呀!”父母以为,我和弟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如果长期缺乏油水,就会影响到身体健康甚至未来的前途,看来,得尽可能弄点猪肉或猪油来吃,以便滋润滋润。

家里收入太少,缩短“打牙祭”的周期不太可能,那就熬油渣儿来补我们的身体,切实可行。

父母赶场去了,找到了食品站的熟人,说明原委后,才买到了脚油。也好,这脚油比边油便宜,照样能熬出油渣儿,父母感到了由衷的欣慰。

来,把火烧起,熬油渣儿哦!父亲吆喝起来,率先到灶门前的板凳上坐好,拿起火钳,夹起柴,放进灶膛里,发火烧锅。

母亲也没闲着,手拿菜刀,把脚油放在菜板上切起来。不一会儿,那些脚油就被切成一砣砣。这时,锅也热了,还冒青烟,是放脚油进去的时候了。母亲把一砣砣脚油赶进了锅里,刹时,“嚓嚓”声连续响起,那是脚油遇到高温的本能表现,而且锅里冒出的青烟更多了,那里面夹杂着水汽,更为灵动而美丽。

“莫熬糊了哟,不然不好吃!”父亲一边掌握着火候,把火烧得恰到好处,一边提醒母亲注意点。母亲心领神会,拿起锅铲,适时铲动脚油。由于受热均匀,脚油不单没有糊,还渐渐化成油水。有趣的是,不管锅铲怎样压榨,剩余脚油还是实贴的肉,不过,干焦而已。母亲说,这就是油渣儿,那个色泽啊,金黄的,就是耐看,那个香啊,就是香,香得满屋子都弥漫开来,香得人垂涎欲滴。

闻着锅里油渣儿的香味,看着父母忙碌的身影,我们再也坐不住了,纷纷凑到锅边,使劲地闻,让嗅觉尽情地潇洒,不知不觉中,心灵都快陶醉了。同时,不停地吞咽口水,那才叫馋呢!

“好,好,让你们吃!”母亲看见如此阵势,只好遂我们的愿。油渣儿铲起来了,倒在碗里凉着。这凉的过程,也是香味散发的过程。我们依然闻着油渣儿的香,过足了“瘾”。稍冷后,油渣儿便可吃了,因为香且解馋,我们吃得有滋有味,心情美妙。待我们吃闷了,父母才过来夹起香喷喷的油渣儿送进嘴里解馋。

还是谈谈感受吧!父亲提议后,我们异口同声地道出了“爽”字。呵呵,一家人记住、感激油渣儿的香,甭提多激动而温馨了。

之后,油渣儿被放进了罐子里,密封起来。油水被舀进锑盆里冷后,就成了地道的化油,待用。

没事时,我们就端来板凳,站上去,弓腰,揭开罐盖,闻冷油渣儿的气味。哈哈,一股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,我们立即做起了深呼吸,那个醉人的心境唯有自己知道。

“做么子,像老鼠一样偷油吃吗?” 不巧,此举还是被劳动回来的父母发现了。嘿嘿,我们尴尬地笑着,本能地从板凳上下来。原以为父母会责备,但出乎意料的是父母理解了我们,还及时夹出油渣儿放进锅里,炒出了白菜、萝卜、青菜等色香味美的菜,即使不炒菜,只煮面条来充饥,那里面也一定会有油渣儿,那个香啊,只会令我们食欲倍增,连声赞叹。

从此,我们一家人爱上了油渣儿,特别喜欢闻那个香,要是哪一天没闻到,就会觉得遗憾,渴望着尽快闻香、吃上。还是父母观察仔细、考虑周到,在油渣儿快完或断档时,及时到杀猪匠那里买边油或脚油或下杂肉或白板肉来熬出油渣儿,供我们继续享用油渣儿的香味,可谓操碎了心,辛苦至极,不能不令我们感动。

就这样,油渣儿那个香,惬意了我们的嗅觉、灵魂,激发了我们奋进的动力,以至于先后成了城里人,幸福地生活着,实乃幸事。

我们在怀念油渣儿香的那些苦乐相伴的岁月里,逐渐升腾了乡愁。那就回去看看父母吧,闻闻油渣儿香吧。虽然父母垂垂老矣,但爱和牵挂的情愫依旧浓烈,油渣儿的香气仍在空气中弥漫,还是像儿时那么香。父母感叹起来:过去油渣儿是个“宝”,如今生活水平高了已不稀罕,但粮食猪熬的油渣儿肯定比饲料猪熬的油渣儿香得多。

顿时,我们愈加佩服父母坚持喂粮食猪的善举,那样的油渣儿岂能不香如故,岂能不令我们魂牵梦萦,岂能不把油渣儿那个香铭刻进记忆的深处。


编辑:李丹
    网络新闻部:023-79310379 广告联系:13983562888 技术:023-79310379
    网络新闻部QQ 250602167 点此给我发消息 广告联系QQ:37771497 点此给我发消息 技术QQ:9663649 点此给我发消息
    武陵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邮编:409099 Copyright ? 2004-2017 wldsb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渝ICP备11002633号-1  《互联网出版物许可证》(证件号:新出网证[渝]字013号) 重庆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232016003

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